1. 主页 > 网络营销 >

高佣金问题为何难解?美团面临考验

短时间内,餐饮商家的喊话可能对美团没有太大的影响,但商家侧与平台方的利益分裂与隔阂却会长期影响到平台经济的稳定性。

高佣金问题为何难解?美团面临考验

美团最近有点烦。全国多地餐饮业都在致函美团,呼吁降佣金留活路。

从重庆市餐饮商会旗下1987家企业联合发布《关于餐饮外卖平台全面降佣金的建议函》到河北省饭烹协发布《致电商平台的公开信》再到云南省餐饮与美食行业协会加入,此后是山东省多个餐饮协会联名向外卖APP呼吁降佣金……再到广东接棒……它们的诉求简单一致:都希望美团外卖降低佣金费率。

日前广东餐饮协会指出,美团外卖向餐饮企业收取的高额外卖佣金,已超过餐饮企业承受极限。美团外卖在广东餐饮外卖市场的份额高达60-90%,已达到《反垄断法》规定的市场支配地位,同时,美团涉嫌实施垄断定价,设定了诸多不公平的交易规则,持续大幅提升扣点比例,新开餐饮商户的佣金最高达26%,已大大超过了广大餐饮商家忍受的临界点。

高佣金问题为何难解?美团面临考验

高佣金遭多方喊话后,美团终于表态回应了。美团表示2019年佣金收入的八成用来支付骑手工资,其中第四季度外卖平均每单利润也不到2毛钱。并表示,在疫情期间,美团外卖启动了“春风行动”,推出每月5亿元流量红包、4亿元商户补贴,针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商户,按不低于3%-5%的比例返还外卖佣金。相比疫前,七成商户外卖单量已恢复60%以上,还有三成实现反超覆盖全国商户数量超过60万家,并称,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至20%之间。

美团谈到了自身的难处与它在疫情期间对餐饮企业的帮扶举措。难处是美团骑手成本太高,美团收取的佣金费用包含了平台使用费、技术服务费以及配送服务费,而配送服务费占据大头。数据显示,2019年,美团支付骑手的费用为410.4亿元,同比上涨34.47%。此前广州有美团外卖骑手透露,每送一单,他们可获得约5-8块钱的收入。(数据来源:美团2019Q4及全年财报)

高佣金问题为何难解?美团面临考验

因此美团的逻辑是需要通过佣金来覆盖骑手的成本,而今年由于疫情的缘故,美团还在扩大骑手的数量。

但是业内的质疑也随之而来,比如当前有业内人士质疑的一点是:用骑手成本与佣金牵扯在一块,其实是偷换概念。因为佣金多寡与交易金额挂钩,而骑手成本与订单数量相关。

顺着这个逻辑展开来看,骑手成本是固定的,佣金成本会随着交易金额的上涨而上涨。消费者下单花的钱越多,美团的佣金赚的越多。相反,骑手一侧由于它的成本固定,且由外部供应商管理,相当于是外包,它明显可以严控成本。美团的佣金如果是按照订单数量来计算,那么将佣金覆盖骑手成本的说法是非常合理的。但是佣金与交易金额挂钩,意味着美团有更多的利润空间与成本操控空间,与骑手成本的关联并不直接。

其次,对于佣金返还政策,返佣的对象并非覆盖所有商家,而是模糊性的指向“优质餐饮商户”,在美团上这样的商户有多少,占比多大,其实并没有具体的覆盖对象。也有业内人士指出,返还的佣金商家并不能提现,而是继续在美团平台使用,这其实变相的将佣金转化为商户的营销推广费用。商户要的是节流,而美团更多是“开源返佣。”,这是否意味着没有营销推广的商家很难有好的单量?

疫情之下,外卖市场议价权全面倒向美团

说到底,美团的说法与各地餐饮业协会的说法有较大差距,矛盾纠葛不断,其实背后更多彰显出亏损多年之后的美团,资本市场对其盈利的诉求越来越高,美团的平台规模化程度、市场占有率以及外卖市场的交易额与活跃度,都让美团营收正在迎来上行拐点。但如今因疫情之下的商家的生存现状而让美团将盈利预期再次延后,这让美团短时间内难以接受。

因为众所周知,美团佣金问题在此刻成为餐饮业炮轰的焦点,与疫情之下的餐饮市场的行情息息相关,疫情对餐饮业的影响或许超出人们想象。

但当前市场议价权与掌控权却越来越倒向美团一侧,无论是商家入驻数量、用户数还是如今消费者与商家对外卖需求的依赖度,都达到了一个空前的程度,在疫情期间,从餐饮商家到消费者日子都不太好过,但美团却迎来了收割商户的黄金时代。

本文由摸索网(http://www.lnmosuo.com)发布,不代表摸索网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lnmosuo.com/it/25060.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